cotan

淡圈。

很好我打算写小短篇了看明天能不能在补习之后撸出来qwq。

穷到没办法买一套qwq伤心。

热忱,专注,用心。

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。
看到朱一龙老师的采访,说拍戏不能想太多会有杂质,突然就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很好啊,又敬业又谦逊,三十岁的人,拍戏十多年,在这趟浑水里摸爬滚打,却仍然不失一颗作为一个真正的演员的初心。

演技很好,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圈子里能够保持不变的人很少了,希望永葆初心。


(单纯地夸一夸居老师,没有针对谁,没有说谁怎么样,务必不要多想。)

呜呜呜沈巍真好看。


“他闭着眼睛,趴在枕头上。头顶的刘海儿柔顺地贴在额头,凌乱却很可爱。眉心那颗小小的痣在不怎么亮的晨光里若隐若现,他的嘴角上扬,露出浅浅的小坑。浅蓝色的睡衣领口贴在他的颈后,他像是一个孩子。我起身拉开窗帘,转身时他竟然已经醒来,琥珀色的眼睛在熹微的天光里煜煜生辉,他笑着,然后对我说:‘早安。’门被推开了一小条缝,三只猫溜了进来。我突然希望时光能够静止在这一刻。我爱的人和我爱的猫,在我最爱的时间里,拥有我最爱的模样。生活很好。”

请勿上升。

青梅可期

请勿上升真人。

yyqx视角。

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有个青梅。

她小我三岁,住我家对面。

她高中毕业给送到澳洲,一年回来一次。去年春节她回来的时候,我正忙着,没空接机,年夜饭桌上她戴着耳机匆匆吃了两口给溜儿了,坐在老家门前的台阶上放鞭炮。我坐在她旁边,给灌了两杯,有点儿晕乎乎的。

她那个时候头发还蛮长,低低地扎了个马尾,眼角被风吹得微红,转过头对我说:“千玺,我听楠楠说,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我脑袋一蒙,跟她点点头。

我喜欢她喜欢了五年,表现得不怎么明显。生平第一次喜欢一个人,睡不着时脑子里全部都是她,没经验,自以为她知道,却只是自欺欺人。

剩下的事情记也记不大清楚了,第二天醒过来找楠楠算账,扯着小孩儿往她爷爷家走,却被告知她一大早就飞回北京了。楠楠那时也不过十来岁,当即跟我解释出了来龙去脉。

原来是她看见我手机的壁纸,跑过去问楠楠,楠楠早把寄笙姐姐当做自家人,一股脑全给倒出来,就是没在末尾说一声“寄笙姐,我哥喜欢的那人就是你。”后来一年里再没碰到过。她不怎么更新朋友圈,新年第一条是自己的短发照,然后到了六月份才有一张巧克力的照片,没有任何文字。

她的室友也是中国人,和我很熟,算得上朋友。我私信敲她,问她巧克力咋回事儿,她跟我说她们系一混血帅哥在追求林寄笙,每天随叫随到,圣诞节送寄笙一盒巧克力。

我当场气得摔了手机。

我好不容易养大的媳妇儿怎么能给别人拐走?

刚好今年她回来过年的时候我闲着,我妈让我去机场接她。

我戴着口罩站了很久,才看见她手里捏着封信戴个针织帽走过来。看到我的时候点了点头,就走了。我快步走到她身边,装作无意间看到她手里的信,问道:“情书?”

这小姑娘小时候经常跟在我身后,扯着嗓子甜甜地叫我哥哥,现在却直呼我的名字,对我爱理不搭,还动不动反怼。她乜了我一眼,说:“怎么?只许你谈恋爱,还不许我收情书咯?”

我噎了一下,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一把扯下她的帽子,这才发现林寄笙把头发给染成棕色了。她皱了皱眉毛,抓过帽子,威胁道:“小心我叫人了啊。”我揪着她卫衣的帽子,往外面走。

她回来掐着时间,下了飞机已经是六点多,大年二十五的北京下着雪,跟南半球的夏季相差甚远。林寄笙可能太久没回中国了,竟然只穿了件薄薄的大衣,冷得直打颤。我是个从来不戴围巾的人,秋裤没穿,还露脚踝,但是知道她怕冷还迷糊,特地带了围巾,就地给她围上。

胖虎坐在边上,我和她都没有讲话。

车外大雪飞扬,雪花不断地撞击着玻璃窗,风呼吼着;车内打着暖气,电台的声音很轻,一下子飘散在呼出的白气里。

她从澳洲回来,爹娘们一定是要聚的。这次在她家,开门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是菜香四溢,楠楠坐在沙发上看综艺,我老娘和她妈在厨房里煲乌鸡汤,我爸在看报纸,她爸好像出去买可乐去了。她拖鞋进门,楠楠听到声音,急忙小跑出来,寄笙张开手臂,抱住了他。

一切都是温馨的样子,其乐融融。

饭菜都齐了,七个人坐下来,电视还在放着,时而传来广告的声音。我机智地没有喝酒,她却是真的开心,被灌了几杯啤酒,眼角微红。后来她醉了,拉起我往外边儿跑。我匆忙关上门,她却拉我在楼梯口坐下。

恍惚如旧年的情景。

我刚想讲话,她却捂住我的嘴。

她说:“易烊千玺,我真的好喜欢你啊。那天我看到你的壁纸……是一个女孩子的背影,很模糊,是偷拍的吧。然后我问楠楠你哥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,他说对……嗝……我就知道我没戏了。我好羡慕她啊,以至于胆小得……不……不敢再看到你。可是……嗝……要是我今天不说出口,就再也没机会了。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,你不喜欢我……唔……也没关系……”

我心下一颤,侧身吻住了她。

楼外又开始下雪,映着满天星光,和溶溶月色。

“我也喜欢你,林寄笙。”



“那个女的……?”

“是你。不管是背影,还是我喜欢的人,都是你。”

END.


@Lika_阿笑 感谢阿笑督促我!

喜欢夜晚无人的街道,明明泛着光又冷清。

喻黄太他妈甜了!!!
我炸了!!!我去死一下!!!

勿上升。

现在是十点四十左右。

窗外的天有些沉沉的,黑色却被霓虹灯照得发亮。我坐在床上,背后靠着软绵绵的抱枕,薄薄的被子只单单盖住了脚肚,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。

“十多年前暗恋的人,现在怎么样了?”看到这条朋友圈里的提问,我笑了笑,随即在评论下回复。

“她成了我的妻子,为我洗衣买菜,在春去秋来之中仍然和我握紧了手。她成了我孩子的母亲,此时此刻正躺在我的身边,沉睡着。”我扭头看了看她,呼吸平稳。手指触摸屏幕的声音有些过响,在黑暗里暗了又亮。我在她头上落下一吻,关掉了夜灯。

她会在以后的以后一直和我厮守到白头。老去后依然共同紧握双手。

她会和我度过很多很多个春夏秋冬,在阳光下对着二十笑。我不能陪在她身边的日子里,二十会保护她。

她会成为孩子永远挂念的人,在晨光熹微里对着渐行渐远的校车招手,暮日沉沉里给他们做饭,系着围裙,头发挽在脑后,厨房里传出米饭的味道。

她会是我最最最自豪的爱人。

我爱她。